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盛唐日月_ 第八十章   福祸相依 (上)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23 18:1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酒徒小说盛唐日月 第八十章   福祸相依 (上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毕隆择这是准备趁着自己尚未告老,做一回孤臣啊!”当天下午,听完了张潜的转述,张若虚手扶桌案,摇头而叹。

    “孤臣?世叔的意思是,他在朝堂上,一个支持者都找不到么?”张潜听得似懂非懂,眨巴着一双茫然的眼睛,低声追问。

    对于政治,他是个纯粹的外行。而郭怒、任琮两个受年龄和阅历所限,也说不清楚个子午卯酉。所以,中午师兄弟三个讨论来讨论去,最后只能由张潜出马,就近求助于张若虚这个老前辈。

    而张若虚眼下虽然已经辞官闲居,经验和眼光却远非几个年青人能比。见张潜好像不太明白自己的意思,又叹了口气,幽幽地补充:“不算之前,光今年春天到现在,从韦大将军、安乐公主和上官婕妤三人之手,卖出去的官职,恐怕就有数千之巨。那些买官者花了钱,不就图个补上实缺,将来再加倍捞回来么?毕隆择这一把火烧将过去,相当于断了多少人的财路和前程?!说是不同戴天之仇,都不为过!而韦大将军,安乐公主和上官婕妤,又岂能不对其恨之入骨?所以,无论圣上最后接不接受他的谏言,他都把自己放在了众矢之的位置。唉,他这个侍御史位置,恐怕都没坐热乎,就得让给别人了!”

    “这?唉——”张潜听了,也忍不住长长叹气。不仅仅是因为自己买官自保的谋划,没等实现,就遭受到了当头一记闷棍,同时也为了毕构即将面临的凄凉结局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他跟毕构并不熟悉,也不怎么在乎对方对自己的赏识提携。然而,受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影响,从骨头里,他对清官和敢于为民请命的人,却都怀有一份尊敬。

    按照他对毕构仅有的一点儿了解,此人好像多年贬谪在外,最近一段时间才因为任满,返回长安述职。结果,此人竟然丝毫不珍惜朝廷重新给予的机会,出任侍御史的第一天,就赌上了自家的性命和前程,将矛头对准了朝廷的卖官鬻爵的行为,并且试图凭借一己之力,将大唐的官员甄选考核诸事,拉回正轨!

    此等壮举,恐怕跟后世林则徐舍命去销毁鸦片,有的一拼了。“*******,岂因福祸避趋之。”张潜自问没有同样的勇气,然而,却不妨碍他向勇士,致以最高的敬意!

    “用昭可是担心自己的前途?”听张潜叹息声甚为沉重,张若虚还以为他是为了投卷之事无疾而终郁闷。看了他一眼,迟疑着询问。

    “世叔误会了!”张潜被问得脸上发烫,连忙正色解释:“晚辈并不擅长诗文,根本没指望过那篇文章能入隆翁前辈法眼。晚辈只是担心,隆翁的性命会不会受到威胁。他一下子得罪了那么多人,并且,并且……”

    将声音迅速压低,带着几分犹豫,他快速补充,“并且主要得罪的还是韦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隆翁为官一向清廉,只要在任上,没被人抓到把柄。别人想要治他个死罪,恐怕也没那么容易。”听张潜并非为他自己的前程而叹,张若虚顿时大为放心。想了想,非常认真地分析道:“毕竟,毕竟当今圣上英明神武,纵使对韦大将军再信任,也明白隆翁此举并无半点私心。而朝堂上,某些人也做不到一手遮天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性命之忧,隆翁暂时倒是没有!”顿了顿,他又苦笑着摇头,“不过,贬出千里之外,恐怕是避免不了的结局。上次是下州刺史,这回,恐怕刺史是当不成了,有个别驾,司马之类,就万幸了!”

    “噢!那倒是晚辈多虑了!只是不知道司马的年俸有几何?隆翁他老人家够不够用!”张潜愣愣地点了点头,然后开始设身处地替毕构担忧起了贬谪后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隆翁祖父是衮州别驾,父亲做过卫尉少卿,他本人更是二十出头就中了进士,宦海沉浮多年直到现在。”张若虚白了一眼,没好气地数落,“你以为,谁都像你,出得山来身无分文,要靠制造那六神花露来谋生!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打算,如果隆翁他老人家日子不好过,就想找个不让他尴尬的方式,周济他一下么?”张潜被数落的不好意思,讪笑着挠头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个有良心的。也不枉了他曾经试图举荐你入仕一回!”张若虚翻了个白眼,话语从数落,迅速又变成了褒扬,“不过,还是先顾你自己吧!你现在声名鹊起,家中又藏着六神花露这种日进斗金的重宝,如果受隆翁举荐入仕,还能减少许多窥探。如果还是一介白丁,恐怕将来少不得麻烦上门。那褒国公府虽然是棵大树,可你终究离着树干太远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,分明是真的拿张潜当自家子侄辈儿了,所以,才会说得如此直接。张潜听了之后,心中大为感动,连忙躬身施礼,“多谢世叔提醒!晚辈回去之后,就收拾行囊,去山中采药。等啥时候被世人忘记了,啥时候再出来!”

    这是他中午听闻买官无望之后,第一时间想到的对策。直接借鉴了后世某些上市公司老总的做法,只是不确定拿到八世纪的大唐,是否可行。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倒也行得通。你这个正主不在,别人总不能无缘无故,就直接封了你家六神花露的作坊。而郭怒和任琮两个小家伙,凭借各自的父辈,自保绰绰有余。”听了张潜的对策,张若虚眉头皱了皱,笑着点头,“老夫前几天原本还想提醒你,实在不行,就去买个虚职先顶着。被隆翁这一闹,上官婕妤等人,肯定会收敛一些,买官这条路,短时间之内肯定是行不通了。所以,你出去躲一躲也好,等你的酒精和消毒秘法,引起圣上或者军中某位柱石之臣的重视,你再出来,肯定就又是另外一番局面了!”

    “嗯!既然世叔也赞同晚辈入山采药,晚辈今天回去收拾一下,明早就出发!”见张若虚对世道的判断,跟自己不谋而合,张潜愈发觉得周围危险重重。笑了笑,果断作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去吧,唉——”张若虚抬了下手,又软软地放了下去,刹那间,仿佛老了好几岁。“如今这世道,不做官,可能还活得更开心一些。老夫与季翁不同,季翁读了一辈子圣贤书,总想着等待时机报效国家。而老夫,则巴不得周围的晚辈们,都能活得舒坦一些,开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,晚辈就先回去准备了!”张潜的心里,也空落落地好生不是滋味。强笑着站直了身体,向张若虚告辞。

    张若虚自己,好像最近遇到了什么为难事,所以也没心情留他吃宵夜。站起身,披了件大氅送他出门。

    一路上,看到宅院里菊花,蔫的蔫,秃的秃,老人忍不住又低声唏嘘:“只为花开晚,不得报春风。用昭当日这首观菊,意境虽然颓唐了些,其实倒也应景。这年头,不是不得报春风,而是春风吹不到。算了,世间寒暑,自有定数,草木与人,岂能干涉?!走吧,趁着秋高气爽,你四处走走也好,说不定山中自有风景!”

    “世叔也多保重!”虽然结识的时间不长,却难得有人真心实意将自己当做晚辈。所以,临别之际,张潜心中也涌起了几分不舍。“世叔以后缺酒了,尽管派人去晚辈的庄子上拿,晚辈会安排人随时备好。但是一定不要多喝,酒虽然解忧,喝多了终究伤身……”

    正准备再多叮嘱几句,却看到任琮的身影,忽然张府管事的陪伴下,打门口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也顾不上给张若虚施礼,见到张潜,后者立刻扯开嗓子大声叫嚷:“师兄,师兄快回去。二师兄跟别人打起来了。你再不回去,我怕一旦他收不住手,肯定打出大麻烦来!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