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天火炼神_ 第四百二十二章 绝望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3-23 13:4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手冰凉脉正常小说天火炼神 第四百二十二章 绝望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他眼中厉色一闪而逝,狞笑道:“看来老子看走眼了,原来是高手。怎么样,敢和我单挑吗?”



    “单挑就单挑。难道哥还会怕了你这样一个渣渣!”



    出乎王跋的意料,辛炎竟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

    就连辛炎自己也觉得奇怪,为什么会这般轻易地答应下来。



    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难道自己是中了赤妖这老妖的毒?。”



    辛炎不禁哑然失笑起来。不过,一想到即将要到来的战斗,他还是感到有些兴奋。



    王跋修为已至半婴境界,论及剑意精纯,更是堪比元婴高手。



    或者,用这个家伙来练斧诀倒是不错。



    辛炎突然有了一个想法。

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主修的兵器都是雷鸣嗜血,这是他最趁手的法宝,也是他最强的一件法宝。



    不过,最近一段时间,他反倒是用赤宵剑和剑诀比较多。



    毕竟他是赤宵派的掌门,平时总也要拿把剑装装样子。



    不过,眼下对付王跋,他却把算用雷鸣嗜血。



    “居然是斧头?这个家伙不是赤宵剑派的掌门吗?”



    王跋紧紧地盯着辛炎手中的雷鸣嗜血,不由感觉有些意外。

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辛炎用的居然是斧头这样偏门的法宝。



    不过,他才不会这种事情伤脑筋,他更喜欢凭着本能行事。



    “杀!”



    王跋一展手中的黑龙剑,向辛炎袭去,一瞬间,冷寂无声的空中突然现出无数冰晶一样闪亮的剑芒,纷纷向辛炎就扎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“杀!”



    感受到剑意的威胁,他的《天火炼神》自动运行,周身泛起淡淡的金光。



    王跋的剑芒打在他的身上,居然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,好像剑芒打中的不是血肉之躯,而是金石之物。



    辛炎没有停下脚步,继续举着雷鸣嗜血向王跋冲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王跋知道辛炎想逼近他,与他近身搏杀,他的脸色变得铁青,手下剑势更不容情,狂暴的剑意风暴向辛炎席卷而去,将沿途的一切撕得粉碎。



    《暴龙斩》!



    王跋的剑意狂暴无比,眼看便要将辛炎吞噬。



    “分光神影遁!”



    辛炎身形一晃,幻化成八道一摸一样的身影,从四面八方向王跋袭去,每一道身形都逼真无比,让人无法分辨真假。



    看到辛炎突然一分为八,王跋大吃一惊,不过他却没有慌乱,手上剑势微微一变,《暴龙斩》的剑意竟一分为八,把八个辛炎都笼在其中。



    转眼间,七个幻象纷纷破灭,辛炎却依然没有停步,他拼着硬扛了王跋的一剑,冲到了王跋的身前。



    王跋的剑意确实不错,他身上的青袍竟被《暴龙斩》撕成了碎片,衣衫褴褛,情形十分狼狈。



    “居然敢毁哥的衣服?”



    辛炎被激怒了,眼中闪出了两团熊熊的火焰,之前心中的那一丝的怜惜之意早被胸中的怒火所吞噬。



    他身形一动,就向王跋冲了过去,手中「雷鸣嗜血」向前猛然挥出,一道烈焰风暴就向王跋袭卷而去,威势极为惊人。



    《烈焰风暴》!



    经过秘境试炼之后,辛炎的斧法也练得更加纯熟无比,威力也是大增。



    王跋看着扑面而来的火焰,目光中多了一份凝重,他虽然从未见过这种法诀,但却知道厉害。



    他不敢直擢其锋,身形一摆就向旁避开,同时手上剑势一展,漫凌宵是飘飘洒洒的冰雨,细如牛毛。



    《剑雨》!



    狂暴的火焰风暴遇到这些微弱无比的剑雨中,却逐渐熄灭,王跋心中却是一急。



    辛炎这一招虽未见功,却迫使他由攻转守,他知道辛炎一定会趁机抢攻。



    果然,辛炎身形如电,向他欺身袭近,狂舞着雷鸣嗜血,向他展开了一波又一波的强大攻势。



    王跋闷哼一声,竟然不守反攻,与辛炎打起了对攻,不消数招就把局势扳了回来。



    “还有两下子嘛!”



    辛炎不怒反喜,王跋的水平远超他的意料。



    不过,王跋的水平越高,越是禁打,他就可以多玩一会儿。

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一挥雷鸣嗜血,冲上去与王跋战成一团。



    王跋剑势凌厉,下手更不容情,招招都是杀手。



    辛炎的打法更加凶悍,冲着王跋就是一顿狂劈暴砍,不过一会儿,王跋身上又添了好几处伤口。



    “啊!我非杀了你不可!”



    王跋也是凶悍之辈,辛炎的强大并没有让他生出怯弱之意,反倒彻底地陷入了疯狂状态。



    他恨极了辛炎,在他看来,只有让辛炎死在他的剑下,才能洗刷自己的耻辱,刻骨铭心的恨意让他心中的杀意不可遏止。



    他一剑快似一剑,与辛炎疯狂对攻,打到后面,他根本就不理会辛炎的攻击和袭扰,只攻不守,招招都是拼命的狠招,一心要把辛炎撕成碎片。



    漠北双煞与青牛之间的战斗很快便进入了白热化,在青牛的蛮横无比的攻势之下,两人竟是狼狈不堪。



    两人纵横天北诸界,从来也没有见过像青牛这样可怕的灵兽,不但速度快如闪电,而且每一次撞击,都刚猛无俦,霸道无比。



    眼看青牛再度化为一道流光,破空袭来,漠北双煞不敢怠慢,连忙展开《风影遁法》,闪过青牛那势不可挡的一击。两人抓住机会,同时展剑诀,一道青红相间剑意向青牛袭去。



    “《青玄刃》!”



    漠北双煞对自己的剑招很有信心,这一剑若是击实,这头疯牛非被开膛破腹不可。



    谁知青牛居然不闪不避,只见它身上紫光一闪,剑意打在它的身上竟一点效果也没有。



    青牛狂吼一声,势若惊雷地袭向漠北双煞,头顶上的两只紫角亮起了紫光。



    漠北双煞吓得亡魂大冒,全力展开《风影遁法》,再度凭空消失。他正想寻机反击,谁知青牛却随影附形般地出现在两人的侧翼。



    “哼哼!居然敢和青牛这吃货比速度,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。”在场边观战的赤妖看得有趣,脸上全是冷冷的笑意。



    漠北双煞哪里知道,他们的对手根本就不是什么青牛,而一头带着洪荒血脉的踏云兽。



    “有兽居兮云之巅,挟风雷兮奔如电。”



    踏云兽不但攻击强悍,而且速度惊人,它的冲刺速度之快,在远古的灵兽中都能排进前十位。



    在战场的另一边,黑灵鲤、碧眼蟾蜍和涅槃三个吃货正和高成、沙雷、张余之间的战况也十分激烈。



    王跋和高成、沙雷、张余都是金丹期修者中的强者,剑意修为俱是不凡。



    黑灵鲤、碧眼蟾蜍和涅槃三个吃货经历了秘境试炼中的血战之后,都突破了五品顶阶,实力大增。



    高成的对手是黑灵鲤,他的剑诀属性冰寒,从本质上来讲也是水属性的剑诀,他并不惧怕黑灵鲤的水行法诀。



    他全力施展剑诀,划出一道道紫青色的冰冷的剑意,剑气所经之处俱凝为寒冰,天上的阳光都好像也被彻骨的严寒冰冻住了。



    高成自恃剑势凌厉,对付一头五品的灵鲤根本不在话下。



    谁知一战之下,黑灵鲤表现出来的强悍战力却让他大为震惊。



    在云团之中,水气充沛,黑灵鲤的水行法诀威力倍增,它兴风作浪,喷吐出无数道玄水箭浪,向高成发一波又一波潮水般的攻势。



    “哼哼,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!”高成也打出了真火,他猛地挥出长剑,凝如实体的剑意如同一条倒悬的冰河,向黑灵鲤席卷而去。



    “冰河倒悬!”



    剑意所至之处,云团之中所有的水气俱结成寒冰。



    高成的意图很明显,他要将黑灵鲤冰封在水气之中。



    眼看着云团中的水气都凝结成寒冰,黑灵鲤也要被冰封住之际,黑灵鲤却猛然跃起,喷吐出一道玄水,向高成疾袭而去。



    高成冷笑一声,他用出冰河倒悬,就是为了把黑灵鲤逼出水面。他不退反进,身剑合一,破开玄水箭浪,向黑灵鲤疾袭而去。



    眼看黑灵鲤就要被高成的剑意开膛破腹,黑灵鲤尾巴一甩,云团中的所有被冰封的水气猛然炸开,无数细小的冰晶冲天而起,在瞬间组成一道玄冰锁链,把高成困在其中。



    “居然跟小黑玩心眼!你不知道,连辛炎也没有它机灵吗?”



    赤妖看着在玄冰锁链中狼狈挣扎的高成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。



    黑灵鲤听到赤妖的称赞,尾巴又是一甩,玄冰锁链陡然收紧,把高成捆得更紧。



    在另一边,沙雷和张余更惨。



    论起剑意修为,两人都还算不弱,但是偏偏两人遇上的是碧眼蟾蜍和涅槃。



    涅槃的七阴玄煞旗在秘境中吞噬了无数生魂血肉,早已升至五品顶阶,七头魔神也变得更加强大。



    张余被困在阵中,不多时就完全没有了抵抗的能力,被七头魔神吞噬只是迟早的事。



    相比张余,沙雷也好不到哪里去,碧眼蟾蜍融合了黑死之气后,全身的紫色毒瘤也全部变成了死灰色,它所喷吐的毒雾也多了一丝黑死之气。



    这些黑死之气无色无味无形,沙雷在不知不觉中沾上了一丝黑死之气,他只觉得自己的生机在飞快地流逝,全身的布满了黑色的斑点,显得极为恐怖。



    “啊!”沙雷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,身剑合一,向碧眼蟾蜍发动了最后一击,这一剑是他舍身怒极而发,威势极盛。



    碧眼蟾蜍感受到剑意的威胁,它也“咕嘎”一声怪叫,身形腾地跃起,喷吐出一道灰黑色的毒箭,毒箭形如闪电,击中了沙雷。沙雷身形一颤,就从半空中掉了下来,全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一滩黑水。



    “啊!”就在此时,张余也被七头魔神撕成了碎片。七头魔神吞噬了他的血肉魂魄,再次隐身于七面阴气沉沉的幡旗之中,魔火毒烟也全部消失不见,云团中也恢复了平静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

    漠北双煞看着从天而降的青牛,眼中全是绝望之意,他们已无力再逃。



    漠北双煞转头看了一眼王跋,发现王跋此时也陷入了绝境之中,两人悲哀地闭上了眼睛,准备接受被青牛轰成碎片的命运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